香港陆和彩内部资料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陆和彩内部资料 >
习大大的“老友记”:我这次来是了却对友人的承诺
发布时间:2022-06-17

  习大大的朋友可以说是“遍天下”。从延川县的知青到如今的国家主席,他一直坚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朋友之交贵相知,一诺千金、肝胆相照的交友原则,也因此收获了无数段珍贵的友谊。“50”后的习大大,与海内外的老朋友都有哪些难忘的故事?

  1998年,两位来自陕北的高原汉子石治山和石春阳,来到福州找习。他们是习20多年前在梁家河当知青时的朋友,曾经与其一块儿干农活、喝二锅头。

  习对两人的来访十分高兴,他第一时间把两人安排到省委宾馆住宿,然后又请他们到家里喝酒。

  当时和女儿都在北京,已经是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和司机挽起袖子做起了大厨。就着习炒的酸菜猪肉、爆炒羊肉、炒鸡蛋和福建海味等七八个菜,几个人喝了一瓶台湾高粱酒。

  曾经在采访中表示最爱买菜做饭的,也经常在家宴中下厨,她做的饭菜会照顾到每一位客人的不同生活习俗和口味。在家里并不化妆,她会给每个人盛汤,而习也“妇唱夫随”地给客人打饭。

  习在梁家河的另一个朋友梁玉锦也曾受邀到习家里吃饭,他对习氏家宴中的家常菜和热情的氛围十分感慨,他认为习和以前一样平等待人,“没有等级观念”。

  2015年,习在全国两会上谈到东方卫视热播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时,主动提及他曾和路遥住过同一个窑洞。习说:“我跟路遥很熟,当年住过一个窑洞,曾深入交流过。路遥和谷溪他们创办《山花》的时候,还是写诗的,不写小说。”习提及的谷溪,如今已经74岁高龄,远在延安。

  谷溪说,路遥是1973年进入延安大学中文系后才离开延川县的。由此推算,他俩在延川同住一个窑洞应该是在1970年至1973年之间。谷溪说,作为北京知青,习当年来到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落户,路遥则是当地的回乡知青,他很喜欢结交见多识广的北京知青,他俩那时成了朋友。

  谷溪说,习所在的梁家河离延川县城约有25公里山路,当年交通不便,只能靠步行,习来县城开会或办事,晚了回不了梁家河,他就会找路遥长谈。谷溪当时是延川县革委会通讯组组长,路遥则是通讯组学员,他们都住在县革委会的窑洞中,窑洞既办公又住人。谷溪回忆道,当年习和路遥进行彻夜长谈的窑洞是“三间房”,这是专门供来客住的客房。谷溪自己曾居住过的2排18号窑洞路遥也曾住过,内有印照片的暗房,习与路遥聊天应该也会去那里。可惜,这些窑洞经历多年风雨已经拆了,如今只留下一张1970年拍摄的珍贵照片。谷溪说,习总书记当年也爱文学、爱读书,他和路遥等谈文学、谈民生、谈理想、谈国家……话题非常广泛,充满家国情怀。

  1997年2月7日,习和贾大山最后一次见面,这也是两人最后一张留影。

  1982年初,29岁的习到正定去当县委副书记,拜访的第一个人,是贾大山。俩人一见如故,成了莫逆之交。那几年,是中国的激情时代,也是习和贾大山一起贡献和享受青春的时代。

  3年后,习离开正定,但这份友情一直陪伴贾大山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1998年,贾大山去世一周年时,习发表文章《忆大山》,历数了二人多年的情谊和对老友的怀念。

  在《忆大山》中习回忆:“原来我曾读过几篇大山的小说,常常被他那诙谐幽默的语言、富有哲理的辨析、真实优美的描述和精巧独特的构思所折服。”

  在贾大山的儿子贾永辉的记忆中,习就是那个常来家里和父亲聊天的“习叔叔”。“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习叔叔第一次正式来家里做客。他穿着件齐腰短绿袄,一条洗退色的绿军裤,文质彬彬的,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父亲让我叫了句‘习叔叔好’,我就出门玩儿去了。”随后的日子,贾大山与习越走越近,贾永辉也总能见到这个习叔叔。贾永辉回忆:“通常,习叔叔和父亲一起盘腿坐在火炕上,就着两杯小酒,一聊就是半宿。到了饭点,母亲还会炒盘鸡蛋或做两个小菜,一家人就和习叔叔一起随便吃两口,饭桌上大家话不多。我那会儿知道这是县委副书记,后来还升了县委书记,但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普通的叔叔。我和他相处不多,但也从没拘谨过。”

  2002年习再访艾瓦奥州马斯卡廷市,与27年前他在马斯卡廷借宿时的房东德沃切克(左一)等人重逢。

  1985年,时任河北正定县委书记的习等人去美国艾奥瓦州马斯卡廷考察农牧业技术,受到当地人热情接待。

  27年后的2012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再次访问马斯卡廷,并会见了27年前的老朋友。

  艾奥瓦州州长布兰斯塔德夫妇、雷诺兹副州长夫妇、www.233599.com。马斯卡廷市市长、兰迪夫妇、当年曾接待过习的房东德沃切克夫妇,以及当地高中生代表等在兰迪夫妇家门前热情迎候习一行。

  兰迪是艾奥瓦州姐妹省市友好委员会委员(1983年,河北省与艾奥瓦州成为友好姐妹省州),正是她的牵头邀请促成了习1985年的马斯卡廷之旅。

  而在当年的访问中,习曾在德沃切克夫妇家里借宿两晚,他睡的还是德沃切克儿子的卧室。如今,德沃切克一家已在几年前搬到了佛罗里达州,但他们特地回到马斯卡廷,与老友相聚。

  老朋友再次见面后,习说,阔别27年,这次再回到马斯卡廷,当年的印象又重新浮现。“我对美国的第一印象来自你们,对我来说,你们就是美国。”

  习对德沃切克夫妇说:“我要感谢你们专程从佛罗里达赶回来。虽然(当年)只有两个晚上,却是我们和美国民众接触的两个晚上。这对我们而言是终身难忘的。我记得住在你们儿子的卧室。我记得你们还有个可爱的女儿,她好奇地问我很多问题,比如你们有没有看过美国电影呀。当我说我看过梅里尔·斯特里普演的《猎鹿人》,以及《教父》以后,她感到非常诧异,觉得怎么我们会看过这么多美国电影。”

  习对德沃切克夫人说:“我记得你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但嘱咐我们说‘不希望把你们喂得太胖’,临走还做了爆米花给我们。”

  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周期间,习会见了提前两天就抵达北京的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他是第一个抵达中国的与会外国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两位老朋友热烈握手,相对而坐,愉快地回忆起杜尚别的难忘时光。拉赫蒙总统说,今天再次见到老朋友,我感到格外高兴。习说,我愿意同你继续保持密切接触,为两国合作作出规划并推动落实。

  而不到两个月前在杜尚别,拉赫蒙夫妇一家三代人,身着民族盛装,为来访的习主席和夫人举行别具一格的家宴。

  两年时间内,习和拉赫蒙五次相见。2013年5月,习上任刚两个月,拉赫蒙总统就来到北京,与习主席共同宣布两国成为“战略伙伴”。此后,在比什凯克,在上海,在杜尚别,他们每次都相谈甚欢。

  拉赫蒙总统曾说:“中国的发展给地区和世界带来和平的希望、发展的机遇。塔吉克斯坦对中国寄予厚望,愿意做中国真诚的伙伴和亲密的兄弟,同中国携手前行、世代友好。”

  2014年,拉赫蒙夫妇一家三代人,身着民族盛装,为来访的习主席和夫人举行别具一格的家宴。家宴上,拉赫蒙亲手为习穿塔袍、系腰带、戴毡帽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两国元首“手拉手、一起走”的温馨画面,更是让人念念不忘。

  2014年11月18日,国家主席习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参观访问,看望已故塔斯马尼亚州前州长培根的家人。

  2014年11月,习赴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参观访问,并看望了他的老朋友——已故塔斯马尼亚州前州长培根的家人。

  春末夏初的塔斯马尼亚州绿草如茵,景色宜人。2014年,当习乘坐的专机抵达该州首府霍巴特机场时,习和夫人受到塔斯马尼亚州代州督布洛夫妇、州长霍奇曼夫妇热情迎接。

  习强调,我是中国和塔斯马尼亚州友好交往的亲历者。2001年,习担任福建省省长期间,曾接待过塔斯马尼亚州州长培根先生访问。塔斯马尼亚州和福建省友好省州关系历经33年,发展得越来越好,带动了两国地方交流合作。

  习还看望了已故塔斯马尼亚州前州长培根的家人。习表示,2001年培根先生访华时,我同他一道签署了福建省和塔斯马尼亚州建立友好省州关系20周年联合声明,并授予他福建省荣誉公民称号。当年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他喜欢听《鼓浪屿之波》这首歌,我把这首歌的磁带送给了他。他当年邀请我访问塔斯马尼亚州,我答应了。我这次来,可以说是了却对友人的承诺。培根先生是中国人民老朋友,为促进中澳友好、推动塔斯马尼亚州同中国合作作出积极贡献。我们怀念他。你们继续致力于对华友好交流合作,我对此深感欣慰,欢迎你们常去中国、去福建走走看看,为促进中澳友好多作贡献。

  培根的长子马克是澳中工商理事会塔斯马尼亚州分会主席,他表示,将积极促进同中国的经贸合作。培根的次子斯科特是塔斯马尼亚州工党议员,他指着抱在妻子怀里的7个月大的女儿说,今后我们要带她去中国。

  培根家人向习展示培根生前几次访华的照片。习边看边回忆当年的情景。当看到他和培根的合影时,习动情地说,这些照片我现在也珍藏着。



上一篇:程进碰上家乡球队亿元先生遭遇老东家:浙江河南上演老友记


下一篇:永远的《老友记》:一部电视剧 一个时代